徐翔案细节曝光 过桥减持虚假定增招数繁多

时间:2017-06-08 09:0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即时新闻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6月7日发布纪律处分决定书,昔日的私募一哥徐翔及其一手打造的泽熙投资均被拉入黑名单,泽熙不得重新登记,徐翔不得在基金行业从业。

  这位刚满40岁、其貌不扬的中年人,曾是中国私募证券基金中“神”一样的存在,而其股市生涯最终因帮助13家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减持套现等市场操纵行为画上句号,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首例信息型市场操纵案。(详见财新网特稿|徐翔案落幕 “股神”褪色)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1月23日一审宣判,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财新记者获悉,徐翔被处罚金110亿元,这已在中国创下个人因经济犯罪被处罚金的新纪录。

  “徐翔作为私募基金从业人员,从‘私募明星’沦为‘阶下囚’,损害了行业的声誉,扰乱了行业秩序,教训深刻,全行业应当深入反思,引以为戒。”基金业协会表示。

  过桥减持

  协会披露,在上市公司股票价格拉升后,徐翔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上述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并随后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抛售过程中伴有大量竞价买卖行为。涉案上市公司股东将大宗交易减持股票超过约定底价的部分,按照约定的比例与徐翔等人五五或者四六分成,汇入徐翔等人指定的账户。徐翔等人收到分成款项后,销毁双方签署的协议。

  协会还披露,在10起上市公司操纵过程中,徐翔使用泽熙产品接盘上市公司股东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的股票,但是徐翔非法获取的大宗交易减持分成均汇入徐翔等人的个人账户。

  徐翔实际控制139个证券账户,涉及76个自然人和1个合伙企业。根据《判决书》中徐翔的证言,除泽熙2-5期是对外公开募集外,其他均是自有资金。

  徐翔、王巍、竺勇,在二级市场竞价交易及大宗交易接盘后在二级市场抛售获利49.78亿元;徐翔单独获取大宗交易减持分成款21.24亿元,徐翔等人共同获取大宗交易减持分成款15.91亿元;王巍在二级市场竞价交易获利6.45亿元。

  辞职减持

  协会披露,2012年底,徐翔与X公司董事长吴某见面,建议吴某辞去董事长职务以多减持股票。吴某辞职后,2013年6月,徐翔使用泽熙产品买了X公司300多万股票,以展示实力并表达与吴某的合作诚意。双方多次商谈后,达成操纵X公司股票的合谋。

  据财新记者了解,吴某即向日葵( 300111.SZ )此前的实际控制人吴建龙。2013年2月,向日葵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吴建龙递交辞职报告,将不在公司担任职务。此后,泽熙与吴建龙的减持大戏开始上演。

  2013年9月5日,吴建龙全资控制的香港优创通过大宗交易减持55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均价5.39元;9月10日,吴建龙本人减持5599 万股,均价4.76元;9月13日,吴建龙减持1599万股,香港优创减持4000万股,合计减持5599万股,均价都为4.28元;9月23日,香港优创减持5599万股,均价3.90元;9月26 日,吴建龙减持5599万股,均价4.07元。

  5个交易日,吴建龙套现12.6亿元。不难发现,每次都减持5599万股,每次都通过大宗交易,均价刚好为4.5元。值得一提的是,吴建龙所减持的股票,几乎全部由“泽熙大本营”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接盘。

  早在当年二季度,“泽熙11期”就跻身向日葵第五大流通股东。此外,向日葵副总经理、董秘及财务总监杨旺翔,身兼大恒科技、宁波中百、康强电子等多家泽熙系公司的独立董事。徐翔案发后,杨旺翔曾失联。

  虚假定增

  协会披露,在全部上市公司的操纵过程中,徐翔都使用了泽熙产品连续买卖,拉升股价。在一些公司的操纵过程中,徐翔还利用泽熙产品的影响力诱使他人跟风交易。例如,根据《判决书》中徐翔的证言,其联系D上市公司发布定向增发预公告后,用泽熙产品在二级市场买入1500万股,从而进入十大流通股东名册,有利于稳定股价和定向增发。

  据财新记者了解,D上市公司为东方金钰( 600086.SH ),徐翔与东方金钰时任董事长赵兴龙合谋定向增发,徐翔在二级市场拉抬股价,赵兴龙配合发布利好。

  2014年5月31日,东方金钰公告15亿元的融资预案,定增对象为瑞丽金泽,这家公司仅有两名股东,赵兴龙和朱向英。朱向英在案发后向交易所确认,其所持瑞丽金泽股份“系徐翔出资,本人仅为徐翔代持”。

  2014年6月,徐翔控制的“泽熙1号”在二级市场买入1500万股东方金钰,开始出现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据财新记者了解,徐翔在2015年7月8月间,将其买入的东方金钰股票全部抛售,获利将近10亿元。目前,徐翔通过朱向英持有东方金钰定向增发股票1.44亿股仍被冻结

赞一下
(8)
72.7%
赞一下
(3)
27.3%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