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书记张斌成 为赵正永递球、送毛巾

时间:2021-11-22 09:1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11月19日,微信公众号“陕西纪检监察”刊发文章《从羡煞旁人到身败名裂——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案警示》,张斌成案再次被官方提及。

张斌成,于去年6月在任上落马。

按照近日秦风网全文披露的《王兴宁在中国共产党陕西省第十三届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的明确说法,张斌成是“啃食国有资源、靠企吃企的‘蛀虫’”。

张斌成

张斌成

张斌成,1963年11月生,陕西大荔人,大学本科文化程度,在职经济学博士。

1987年7月从浙江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陕西省194煤田地质勘探队工作,历任技术员、技术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技管科科长、队长兼党委副书记,1998年走上陕西省煤田地质局领导岗位,先后任副局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2009年任改制成立的陕西省煤田地质勘探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2011年,张斌成所任职的企业在与当时的陕西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并重组为陕西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后,他被任命为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

2014年7月,调任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成为这家大型省属国企一把手。

2021年2月,张斌成涉嫌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一案,经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交办,由西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目前,公开报道中尚未有宣判的消息。

《从羡煞旁人到身败名裂》一文中披露了张斌成的贪腐细节,直言张斌成案属于典型的“擅权腐、长期腐、顶风腐”,给领导干部带来深刻警醒,并列出了张斌成何以“从羡煞旁人到身败名裂”三大原因:

为谋仕途,他初心丧失搞政治攀附;

为求政绩,他一意孤行挥霍国有资产;

欲壑难填,他既想当官又想发财;

下面引用全文如下:

24岁参加工作,28岁入党,35岁就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张斌成的仕途可谓是顺风顺水、羡煞旁人。然而,本该善始善终的他,却渐渐偏离了人生航向,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

2020年6月,经陕西省委批准,省纪委监委对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同年12月,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张斌成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张斌成案属于典型的“擅权腐、长期腐、顶风腐”,给领导干部带来深刻警醒。

为谋仕途 他初心丧失搞政治攀附

青年时期的张斌成有理想、能吃苦。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从浙江大学毕业的张斌成来到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工作,爬山峁、下河谷,为祖国找煤开矿作贡献。后来,随着职务的升迁、权力的增大和环境的改变,张斌成初心蒙尘、利令智昏,忘记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不再想着如何为人民服务、怎么为党工作,而是盘算着如何升官掌权。

为了谋求仕途,张斌成瞄准了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这棵“大树”。得知这位领导爱好网球,张斌成便投其所好,费尽心思进入他的“网球圈”。球场上,张斌成鞍前马后,给赵正永递好球、送毛巾;球场下,送茅台、买相机、赠邮票,为其“慷慨解囊”。为了进一步拉近关系,张斌成拉拢起赵正永身边的人。张斌成曾利用担任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帮助赵正永亲戚承揽了多个项目,并以节日拜访为由,送给赵正永的“大管家”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陈国强人民币20万元和价值共计11万元的购物卡。

就这样,张斌成慢慢取得了赵正永的信任。

为了营造自己是领导身边“红人”的声势,张斌成时常给同事、朋友分享自己与赵正永交往的情节,并将自己与赵正永打网球、聚餐等私下交往时的合影放大后悬挂在办公室醒目位置。

2014年7月,在赵正永的支持下,张斌成从陕西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调整为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如愿以偿当上了“一把手”。

然而,靠如此方法得来的官位终究是欺骗组织、欺骗自己。

为求政绩 他一意孤行挥霍国有资产

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国有企业“一把手”本应遵循经济规律,立足企业实际,为党和人民经营谋利。但是,张斌成却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作个人升迁的阶梯,肆意挥霍国有资产,造成了严重后果。

在担任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张斌成未严格执行国有企业“三重一大”制度,将本应上报省国资委审批监管的重大股权收购项目,下沉至二级单位具体实施,采取“简、避、绕”等手段规避相关监管。在收购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股权时,张斌成在收购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主导并强势推动股权收购工作,造成上亿元国有资产损失。

此外,在权力欲望的驱使下,张斌成急切追求政绩,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他曾在6年时间内连续启动16个重点项目,涉足7个非核工业主业的领域,使企业背负了巨额债务。2014年7月至2019年12月,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及所属单位负债总额由32亿余元上升至94亿余元。

职位越高、权力越大,越要心存敬畏,保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态度。如果把升官等同于发财,恃权而骄,无所顾忌,无异于迷了心窍,最终必定走向歧途。

欲壑难填 他既想当官又想发财

其身正,百毒不侵;其身不正,百病缠身。

随着权力的增大,张斌成的内心开始膨胀。看到身边的老板商人出手阔绰、生活奢华,张斌成心生嫉妒:都是经营企业,为何自己的生活状态与私企老板无法相比?

在金钱和利益面前,张斌成终究没有经得住诱惑、抵得住“围猎”。

“面对职务的升迁我忘乎所以,产生了优越感和虚荣心,时间久了,我的信念开始动摇了,心态开始变化了,意志开始减退了。”张斌成在忏悔书中自我剖析。

张斌成大小通吃,从上千元的代金券到整箱的百万现金;对于收受对象来者不拒,从老乡、同学、下属等旧识到认识不久、接触不多的新交;收受方式多样,不仅被动接受,还会主动索要。在其收受的贿赂中,有一半以上是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以后。当上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局长后,张斌成先后69次违规收受31人所送的消费卡、金条、字画等,折合人民币63万余元;利用职务之便为35人谋利,分76次索取或者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294万余元。而张斌成谋取私利的事项也是五花八门,涉及工程承揽、设备供应、产权交易等多个领域。

做贼心虚的张斌成为了规避检查,还玩起了“移花接木”。

2008年以来,张斌成将他人所送或者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所得的约600万元陆续交由侄子张某保管,另外以外甥女穆某某的名义对外投资126万元。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管以什么样的“遮羞布”来搞腐败,都只是掩耳盗铃罢了。

2019年6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专案组找张斌成核实有关问题,内心惶恐不安的他担心自己的问题被牵连出来,自欺欺人地玩起了选择性退钱的“把戏”——向行贿者陈某某、华某某等人退还了225万元。然而,贪婪成性的他实际却是边退边收,此后又陆陆续续地收受了165万元。甚至在被组织采取留置措施的前一天,张斌成还在办公室内收受了王某某10万元。

2020年5月,在组织初核期间,张斌成安排妻子将家中存放的人民币97万余元、美元14万余元、黄金制品18件及消费卡157张等财物转移隐匿,企图蒙混过关。

丢弃组织观念、背弃组织原则的张斌成自以为是的一番“神操作”,最终害人害己,连累了家人和亲戚,也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我的权力观严重扭曲,产生了‘千里做官为吃穿’的错误思想,总想把手中的权力‘变现’,享受权力给自己带来的荣耀和快感。”张斌成深深忏悔道。

原本前程似锦的张斌成落到如今这般境地,等待他的,将会是纪法的严惩和一段灰暗的余生。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