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任泽平的“印钱生娃”论得罪了谁?

时间:2022-01-14 07:1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下午察:任泽平的“印钱生娃”论得罪了谁?

中国经济学家任泽平本周一(10日)抛出“印钱生娃”论引发舆论争议后,昨晚在微博和微信两大社交平台上突然被禁言了,其受争议的报告以及任泽平后续的回应文章也统统被删。

任泽平在这份报告中提出了两个极具争议的建议:一、中国央行每年多印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约4233亿新元),用10年时间让社会多生5000万个孩子,解决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问题。二、抓住1975年至1985年出生者还能生育的时间窗口,抓紧出台鼓励生育基金。

任泽平的“印钱生娃”建议被不少网民批为过于“简单粗暴”。(欧新社)

这两个建议被不少网民批为过于“简单粗暴”。许多网民认为,生育率低有多方面原因,不是纯粹生养成本的问题,更不是简单透过“印钱”就能解决。还有网民指,凭空印钱来花会造成物价上涨,新闻天天都在谴责美国印太多钱造成通货膨胀,美元通胀尚可让全世界消化,中国只能让国内老百姓承担。

而任泽平一句生孩子“不要指望90后00后”,不仅让许多70后、80后感到“屡次被薅羊毛”的不适,也忽略了90后年轻人不愿生育的根源所在。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经济与社会研究院院长冯帅章指出,不管是结婚还是生育,首先要尊重个人和家庭的选择权。“如果觉得生育率低,就砸钱让大家生孩子,本身就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

虽然深陷巨大的舆论旋涡,但作为“网红经济家”,任泽平应对自如。面对质疑,他数次发文回应,并称上述建议是经过长期科研论证得出的结论。

任泽平过往争议言论

任泽平曾是官方智库学者,在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担任过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2014年5月辞职下海后,在国泰君安、方正证券等券商任职。2017年,他加盟恒大集团,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直到今年3月。

???????任泽平曾在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担任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互联网)

这名经济学家之前在房地产领域发表的争议性言论也层出不穷。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7年12月以1500万元年薪加入恒大后,任泽平陆续发表一系列观点,例如:

中国未来10年一二线城市房价翻二倍,三四线城市房价翻三倍;

房地产一半是金融业,一半是制造业,房地产也是实体经济,大的房企都是高端制造业;

中国城镇住房套户比尚低于1.1,并不存在总量过剩问题。综合考虑城镇化进程、居民收入增长和家庭户均规模小型化、住房更新等,中国房地产市场未来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这些言论被另一名经济学家刘胜军斥责为“屁股决定脑袋”。刘胜军指,任泽平最大特点就是“煽情”“忽悠”“见风就是雨”;恒大出现的危机,也和任泽平当年不断打“鸡血”有关。

中国经济学家刘胜军指,恒大出现的危机,也和任泽平当年不断打“鸡血”有关。(路透社)

与一般学者相比,任泽平确实更擅于自我营销,也很懂得如何吸引眼球。早在2014年,在国泰君安宏观团队任职的任泽平据报就因喊出“党给我智慧给我胆,5000点不是梦”的口号名声大噪。

再看回此次备受争议的生育报告,特意配上了“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这种爆款网文的标题,足见他掌握流量密码的功力。

任泽平为何被禁言?

从禁言的时间点和被删除的文章看,任泽平发表的争议报告显然是导火索。尽管近年来专家发表争议性言论并不少见,但因此被禁言的,任泽平仍属特例。

有观点认为,任泽平此次提出印钱发钱,让人联想起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国为规避金融危机风险采取的“4万亿”刺激政策。这项政策带来的后遗症,如房地产泡沫积聚、地方政府债务攀升、银行坏账风险加大以及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等,直至今日仍饱受诟病。

针对任泽平“专款专用就不会引发通胀和房价上涨”的辩解,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职业投资人程宇分析说,“专款专用”是一个伪命题,因为钱一旦进入流通领域就不存在专款专用,会引发通货膨胀。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也指出,货币从央行出来就是基础货币,货币多发行就是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意味着会导致通胀风险。

当年的“4万亿”的伤口仍未完全愈合,任泽平却在此时建议“印钱生娃”,因此成为官方的眼中钉倒也不意外。

被质疑哗众取宠不过,更受质疑的是,任泽平的这份报告中,其观点充斥着哗众取宠式的噱头。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明知印钱原理却仍抛出夸张论调引发争议,确有刻意为之的嫌疑。

澎湃新闻在一篇评论中指出,任泽平的报告“与其说是决策建议,不如说是热搜关键词集合”。

评论说,任泽平所建议的“超发两万亿”,听起来仿佛是找到了一劳永逸的解决之道,但央行印钞绝不是开动印钞机那么简单,作为经济学博士的任泽平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知道这一点,却依然提出缺乏常识的公共建议,其目的不过是以“印钱”为噱头来博眼球。

尽管任泽平不久前接受凤凰网《封面》采访时强调,自己并不享受被炒作,但以他过去发表的种种高调又耸动的言论来看,这个说法缺乏说服力。

任泽平不久前接受凤凰网《封面》采访时强调,自己并不享受被炒作。(视频截取)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报告中的不少观点,任泽平此前也提过。去年8月,他呼吁鼓励中国一线城市民众生三孩时,就提议每人每月可发3000元至5000元现金奖励,并称中国目前的主力生育人群,是1975年至1985年出生的一代,“不能指望90后00后”。

此外,他和人口经济学家、互联网公司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去年12月发布的《中国人口预测报告2021版》,也阐述了许多相似观点。

或许是嫌前几次掀起的水花不够大,任泽平在这次报告中加码了“每年印发2万亿”造成轰动效应,并数次发文隔空回应争议,终于成功出圈,并引发连锁反应。

中国官方整治财经类自媒体

任泽平被禁声,也令人联想起官方去年对财经类自媒体采取的“清朗”行动。

在中国官方加大力度整肃文娱产业及其背后流量经济的同时,国家网信办去年8月针对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违规采编发布财经类信息展开专项整治。

这项整治重点聚焦财经类自媒体账号、主要公众账号平台等,重点打击胡评妄议、歪曲解读财经方针政策,以所谓“揭秘”“重磅”“独家爆料”“知情人士称”为名进行渲染炒作;炒作区域楼市波动,扰乱正常市场秩序等问题。

任泽平这位玩转社交媒体、坐拥数百万粉丝的网红经济学家,到底是为人口生育献策献计,还是哗众取宠,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不过,无论是哪个原因,在民生问题的讨论中官方采取一刀切的禁言做法,难免也会授人以柄,再次落下限制言论自由的口实。

赞一下
(19)
90.5%
赞一下
(2)
9.5%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